新闻 专题 活动 视频 小记者
民生 问效 镇街·部门  手机报   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网  >  乐清网
煝泥灰
2020年08月14日 13:38:39 手机看新闻  
 

  夏日在不经意间走了。秋日的晴空闲云,淡淡然悠悠然悄悄地远离尘间。落日如美女醉酒后灿烂艳红的脸颊,映衬着天边迷茫的暮色。秋风呼呼地掠过田野园林,显得那么轻快爽利。

  纯朴的农民,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秋高气爽的美丽。对他们来说,季节就是季节,代谢就是代谢,无需寻短问长。心中早早盘算好,要利用“秋收冬种”之前的农闲时节,煝泥灰作肥料,满足农作物的需要。

  泥灰可是个宝啊。据现代科学分析,它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以钾肥为主的农家土肥,氧化钾含量很高,在1.5—2.5%之间。又富含磷、钙、镁、硅等常量元素与微量元素,对改良土壤、平衡施肥、提高农产品质量、增强农作物抗逆性等方面,都有重要作用。它的用途很广,既可作基肥,也可用于追肥,并且旱地与水田都适宜,最讨乐清湾畔农民的喜爱啦。用它作播种或栽植农作物掩盖种子或秧苗,效果特好。苜蓿、麦子和一些豆类作物,播种时掩盖上泥灰,种子易发芽发根出苗快,苗芽粗壮,并具有一定的抗病害能力。种瓜栽菜也一样,掩盖上泥灰,瓜菜的成活率特别高。如将泥灰与人粪尿掺和在一起,通过发酵(俗称“生尿灰”)作基肥,肥料的氮、磷、钾“三大元素”齐全,肥力更为显著。因此,旧时乐清湾畔的民间,曾经普遍流传着“亩煝八堆灰,不用问佛打珓杯”的谚语。它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一亩田或地,能够壅上八堆泥灰,不管什么农作物,保证都能够有个好收成,不用去求神拜佛了。

  煝泥灰需要的材料是燃料和泥土。

  燃料主要是带泥草皮。带泥草皮是农人在秋冬季节用锄头(平板锄)将农田的田塍、河坎或者山坡上的杂草,连草带泥铲出来,在骄阳朔风中进行曝晒。干燥后的草皮不仅会燃烧,而且带着泥,烧着草熏了泥一举两得。用锄头铲草皮这种农活有点讲究,铲得浅了,不仅带不上泥,而且将杂草铲碎了,达不到目的;铲得深了,不仅很费劲,而且泥块太厚,难以曝晒干燥影响燃烧,同样达不到目的,所以要有度。这种度,只有在实践过程中细细摸索。内行的人,用锄头铲的草皮泥一片片的,草皮的草蓬蓬松松的,草下之泥厚薄匀称,1厘米左右。辅助燃料来源很广泛,柴头木片、枯枝败叶、秸茎秆稍、稻秆野草、谷壳米糠,林林总总难数说,一句话,能够燃烧的东西都能用。

  泥土。泥灰泥灰,主体是泥。只不过这种泥,是经过燃料焖烧烟熏将泥土转变为发焦的土和灰。泥在山区,是黄土加沙的沙泥,松松散散比较适宜“煝灰”。临近海边,塘土粘胶,干燥后硬如铁块,但经日晒雨淋,风化后也会成团粒结构,“煝灰”还是适用的。下水道阴沟的淤泥、庭院晒谷坦日积月累的垃圾尘灰,挖挖扫扫,是上等的“煝灰”材料。

  怎么去准备这些材料?说来也很简单。燃料要在平常日子多个心眼,将上述零零碎碎燃料收集堆积收藏好,在煝泥灰之前,选定晴天摊开晒干待用。至于草皮,曝晒要得法,开初晒草皮有草的一面,待其草枯根蔫,摔一摔听得见响声就可。随后,将草皮用锄头翻过来,曝晒带泥之面,一定要晒到泥土转色发白,易于脱落。准备好的泥土,可分为“灰基泥”和盖面泥。所谓“灰基泥”,是指煝灰时要在用于煝灰的基脚上摊上15—20厘米的土层。这些泥土不仅要曝晒干燥,而且要用农用榔头捶为细粒(沙土不需要捶,它已松散),煝灰点了火,层层往上叠的燃料着火以后,温度达几百度,可以将垫在基脚的泥土烤焦焖干,得到数量占30﹪左右的泥灰。盖面泥指煝灰时,将草皮等燃料在四周按照宝塔斜坡形状叠上去后,在其外部将比之“基脚泥”还要细碎一点的泥土,严密盖在燃料之上,一来防止燃料着火外窜,充分利用烟火熏泥,二来借燃料之火和高温,焖熏外层的泥土成为焦土泥灰。

  煝泥头灰是一项技术活,有一定的程序和方法。基本上分为以下几步走。第一步,摊放基脚泥。将已准备好的基脚泥,按长方形(或四方形、圆形)摊开,并在其上用锄头划出宽度相隔10厘米左右的多条浅沟。为什么要挖浅沟,目的是为基脚泥预留空间进空气,以利燃料燃烧。第二步,放置“架空层”燃料。就是将一些不是特别粗的干柴棒头或者秸秆,横竖置放于浅沟上(与基脚泥齐头,不要太露出于外也不要太缩进基脚泥里面),架出一个空间(当然,没有这个条件可以省去这一招)。第三步,放置“燃烧层”燃料。在架空层上摊上20—30厘米的稻草或者软柴草(四周要摊放蓬松均匀,并且长于基脚泥5厘米,便于点火)。第四步,将一些易于或经得起燃烧的柴头木片,枯枝败叶、秸茎秆稍、干草、谷壳米糠等燃料放置于稻草或软柴草上。这一些燃料放置的位置要缩进10厘米左右。第五步,放置草皮。草皮是主体层面,要按照宝塔或馒头的斜坡形安放,以利于下一步盖面层泥土的安放。第六步,将用于盖面的细土自下而上均匀地摊盖在草皮层上,封住灰堆的外部,防止烟火外窜,能够使燃料全部用于焖熏泥土。其厚度也需视燃料的实际情况而定。燃料充足可以多一点,燃料少了,就要薄一些。其顶层的厚度则可厚于四周的层面,一般来说,顶层的厚度可以达到8—15厘米。然后,煝灰者弯腰将燃烧层燃料,用双手往上提一提,形成燃料往上翘的形状,以便于点火和点火后让火头往里钻。

  走完了上述程序,就可以点火了。在点火时必须注意一点,就是点火要看风向,如果是南风,必须从北面开始,反之,则反之,其余类同。如果不在意这一点,与风同向点火,着火后火势融融浓烟滚滚,烟火扑向人,人是受不了的。

  煝泥头灰,虽然没有什么大学问,但是确实需要有经验,需要严格按程序走,需要估算燃料与泥土重量的比重,量力而行。否则会发生两种结果。一种情况是因为只有燃料或者遮盖燃料的泥土太少,煝灰点火后燃起一堆熊熊大火,在短时间内把一大堆柴草一烧而光,只留下一些柴灰和发红的泥块,得不到应有数量的泥灰,得不到泥土中存在的钾、磷等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达不到制作肥料的目的,浪费人力又浪费资源。所以对“煝灰”不能理解成“烧灰”。什么是烧?烧是明火,速度快火力旺。“煝”则不同,是慢慢地让燃料着火生烟。驱蚊用的“蚊香”,其设计就是“煝”,慢慢地让烟在设定时间内驱蚊。“煝灰”同理,也是让燃料慢慢地着火生烟,让烟熏泥土,将泥土中的钾、磷等常量元素或微量元素固定在泥灰中产生肥力,供农作物吸收。另一种情况是燃料并不多,而泥土放得太多太厚,或是摊放不均匀,点火以后燃掉一部分的燃料,就因为缺乏氧气助燃而成“死灰”,留下了一堆没能燃烧的柴草和没有经过烟火烧熏的泥土,同样白白地浪费人力浪费燃料,达不到目的。因此煝灰是有技术性的,这个技术就是操作者对燃料与泥土比例比较准确的估算。

  有经验的农民“煝灰”,好比完成一件艺术品。有的能做成一个直径三五米的“大馒头”,有的能造就一件“民宿”的模型。笔者也曾参加过一次打造巨无霸的灰堆。那是1965年的秋季,我所在的生产队集体“煝灰”。全队社员将田塍、河坎的“草皮泥”铲好晒干以后,集中起来放在生产队的“晒谷坦”上“煝”,其长方形底脚占地面积足足有一间屋的面积,因此烧的时间比较长。当时由于草和泥土晒得十分干燥,一点火,干燥的柴草着火立即向周边蔓延,燃起熊熊的夹着浓烟的大火,并发出噼噼噗噗的响声。不一会儿,外部的稻秆迅速烧完了,明火没有了,浓烟消失了,灰堆四周均匀的忽明忽暗的火苗,向着灰堆里边钻过去,将灰堆里边的柴草“煝着”,顿时,灰堆的四周透出很多不大不小淡淡的略带着泥土清香味的青烟。此时,很有“煝灰”经验的队长高兴地说:成功了!成功了!后来他对我堂哥和我说,你俩留下来观察灰堆,看到哪个地方有火苗窜出来,就往上加一些细泥粒堵住。我忍不住问队长,为什么?队长说,泥灰要的就是用煴火慢慢地“啃”,用烟慢慢地熏,不能见到明火,讲究慢条斯理。后来这一大堆灰足足“煝”了三天三夜,煝出来的泥灰都是青黑色的。

  煝泥灰,还有令人难忘的记忆。人民公社化时期是集体所有制,生产队是基本单位,社员出勤记工分,多劳多得。煝泥灰一般是个人操作。为公平起见,生产队领导将所有的野草繁茂的田坎、河塘坎和山坡以劳动力多少进行分配,由社员利用出勤前或收工后的时间铲草皮煝灰,等冷却后用竹编的筛子筛去石块和杂质,然后以箩筐为量具进行计算,打给工分。那时候的秋天,乡村的田野上、山坡下、山道边都笼罩在焦泥灰的氤氲之中。那时候,也是小孩最高兴的时候,他们从家中拿一把豆子,放到灰堆里去煨着吃。别看灰堆外面不露声色,里面却烧得热火朝天,拿一根小棒,拔开外面的灰,这时,红红的火星就呈现在眼前,将豆子放进火堆里,一会儿豆子噗噗啪啪地爆了,小淘气们将豆子扒出来等不及冷却,顾不得烫,赶紧放进嘴里嚼,因为烫嘴,灰堆旁边常常嘘嘘之声不断,好多人的脸还弄得像个大花脸……那个场面,叫人难以忘怀。其实不只是小孩,大人也喜欢这份情趣,劳作之余,在近旁的种着番薯芋艿的地里,挖出几块番薯或者芋艿,放进火堆里,过不了多少时间番薯、芋艿熟了,又解馋又充饥。

  更有趣的是甲鱼也对焦泥灰情有独钟。那堆煝了三天三夜的泥灰,因为当年生产队煝的泥灰数量较多,队里农活较忙,来不及过筛储藏。不想一只相当大的甲鱼选中这个灰堆,将卵产在其中。它的这一举动被我一位做小生意的大伯发现,便在一个早上等候,想来个守株待兔,尝尝甲鱼的美味。甲鱼是等到了,可惜他不知用什么方法去擒捉甲鱼,在抓它的时候,手指被甲鱼咬了一口,弄得鲜血直流,害怕得眼睁睁地看着甲鱼逃回河里。此事由他自己说开后,一时便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

  回想煝泥灰,颇有感触。如果把农作物比作婴儿的话,泥灰就如同母乳,滋润着人类赖以生存的粮食和蔬菜等农作物,让人间世世代代的人们吃饱穿暖。

来源:乐清日报  编辑:章蓓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乐清网”或者“闲淡论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乐清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乐清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577-61528110 传真:0577-61523131 标注“转新媒体部”。
 热点排行
·严守“十个不准” 做换届“明白人” 乐清1.3...
·全民健身日,乐清这些体育场所全部免费开放
·徐建兵在招商引资工作 座谈会上强调 用“实...
·应急发电设备没到位,高楼电梯停电就“罢工...
·十里荷花 美景再现 一株睡莲花开并蒂概率为...
·方晖在调研供电供水工作时指出 以电力“强保...
·开门纳谏 共商卫生健康工作 市卫生健康局召...
·城乡道路客运一体化发展水平居全省前列 乐清...
 汽车·生活

BMW之悦 非凡呈现
·与哈弗F5邂逅苍山洱海,专为约定90后而来
·哈弗F5 因你未上市,就别怪我先做个始于颜值...
·楠溪江畔共赏比亚迪“DI新引力”
 健康·教育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0 中国乐清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乐清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577-61523012
备案号:浙ICP备05000063号 广告部:0577-61600906 技术故障:0577-6152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