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专题 活动 视频 小记者
民生 问效 镇街·部门  手机报   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网  >  乐清网
许宗斌与乐清文化三十年
2020年08月14日 13:33:04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为纪念许宗斌先生忌辰五周年,8月12日下午,“许宗斌与乐清文化三十年”座谈会在市图书馆召开,乐清文史界的同仁和乐清市作家协会的会员们济济一堂,踊跃发言,深切缅怀许宗斌先生。本版特摘录部分发言,与文史文学同好们互享。

  卢友中:

  记得4年前的“许宗斌与乐清文化”研讨座谈会,同时举行许宗斌先生遗著《昨夜风》首发式。我对这本书爱不释手,多番捧读。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乐清历史文化述略,讲的是乐清历史文化,其实也是乐清文化历史。说实在,许宗斌的小说我不大看,但许宗斌的文史文章一定要看。可以说,《昨夜风》是乐清地域文化的百科全书,也是乐清历史文化传世的奠基之作。我只就粗读这本书的一些感想讲几点粗浅的想法。

  深耕乐清的历史文化。其实,许宗斌的乐清历史文化述略是给我们一张探索和研讨乐清历史文化的线路图,我们可以去发掘深耕。比如,乐清为全国唯一的以地名与音乐有关的(县)市,应该流传着美妙的音乐故事和音乐人物。我建议应该挖掘1000多年来的乐清历史人物与音乐相关的史料。谢灵运当温州太守时,到乐清西乡下乡视察时,写下一首《行田登海口盘屿山》,其中有“依稀采菱歌,仿佛含颦容”的诗句。这位太守在乐清的盘屿山上依稀听到山下传来的采菱歌声,可见十六七个世纪以前,乐清农村就已有民歌流行。再看唐朝,张子容在乐清当县尉,孟浩然来做客,有了乐清文坛佳话。孟浩然在《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中,有“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的诗句;张子容在《除夜乐城逢孟浩然》中,有“妙曲逢卢女,高才得孟嘉”的诗句。“旧曲梅花唱”“妙曲逢卢女”,不就是乐清在唐朝时音乐流行的实证吗?在宋朝,一位被尊为艺堂先生的汤建,是刘黻的老师。永乐《乐清县志》上有他的小传,其中有一句:“有古瑟,常鼓以自娱。”这说明,这位著名学者、教育家,也是乐清一位搞音乐的高手。乐清还有民歌《对鸟》,还有道教音乐,扬名世界。我想,乐清的千年音乐史,深耕一下,太精彩了!由此,我联想到乐清历史文化中的诗歌、绘画、书法、工艺美术,等等,只要深耕,必有收获。张炳勋先生的乐清藏书楼系列文章,这是对乐清近代乡邦文化作了抢救。

  发掘整理现代乐清文化名人的珍贵史料。乐清现代、当代出现很多文化名人,其中不少人已经过世。如竺摩、南怀瑾、俞龙孙、陈云谷、王思雨等人。对他们遗留下来的作品、史料应引起足够的重视。我要说的意思是,乐清现代、当代的文化名人,不要以近在眼前而疏忽。过了一些时间,成了历史,就一去不复还了。要时不我待,不惜成本,舍得投入,发掘、整理和研究现代乐清文化名人的珍贵史料。另外,还要重视收藏和保护乐清历代的文化精品。

  贾丹华:

  2014年春天,许宗斌想写写张文君和贾如规等历史文化名人,因此曾跟笔者到我家乡龙门山下的贾岙村采风。先后参观了我家乡的司理门、鹿岩乡塾以及“龙门公园”“诗乡亭”等人文景观。在“鹿迹岩”旁的“文君祠”前,看了祠门两旁的对联(著名书法家倪亚云先生手书,贾丹华撰联)时端详良久。他接过并点燃了一位村干部递过来的一支香烟,沉吟道:“文君文君,历史上知名的名字叫文君的还有另一个,那是汉代的才貌双全的卓文君。她才是名副其实的文君。乐清的张文君,名为文君,其实不是文人而是炼丹名士。张文君,字子雁,名叫文君,虽是古代乐清名士,其实不是文人。你我是真文人,才可以称文君呀!”两人相视一笑,我笑答道:“你才是名副其实的文君,我滥竽充数而已。我笔名叫芜茗,是鹿迹山下一根无名的小草!”

  转瞬间,我的同乡、同学、同好、同仁的“许文君”宗斌兄辞世至今已五周年了。每思于此,令人不禁唏嘘涕零。

   倪蓉棣:

  许宗斌的笔耕生涯,对乐清文学同仁的人生观和写作观产生了积极影响。

  许宗斌大学毕业后,在乐清县委组织部供职,后被擢升为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其政治前途十分看好。但许宗斌毅然弃政从文,主动转入乐清文联供职,一直工作到退休。他把自己的兴趣爱好,视为职业选择的最高标准。这一点,对乐清写作界许多同仁的人生观产生了较大影响,如张文兵、吴玄、我、王丽、林宏伟、林晓哲等人。张文兵、吴玄原先都在乐清市(县)委办公室供职,后弃政从文,张文兵去了乐清市文联,一直工作到退休,吴玄去了北京《当代》杂志社再去了杭州市文联,现任《西湖》杂志主编。王丽原在乐清师范学校教书,后受聘去了《北京文学》杂志社,后转至教育部麾下某语文研究机构供职,一直笔耕不辍。我原在乐清市委办公室供职,1989年决定弃政从文,计划通过就读北京大学作家研究生班之后,跳槽到文艺部门就职,后因一场政治变故,这个计划遂告落空。林宏伟原在乐清市政府办公室供职,后去了温州晚报社,再去了北京,现从事文化传播工作。林晓哲原在乐清市委组织部供职,曾任政策研究室主任,政治前途十分看好,但他也毅然弃政从文,去了乐清市文联,现任文联专职副主席,兼任《箫台》杂志执行主编。

  另外,许宗斌的写作转型,对文学界许多同仁的写作观也产生了积极影响。他的写作历程,大致分为两个阶段:退休前,他主要当作家,从事小说、散文和诗歌创作,退休后,主要当学者,从事地域文化研究和著述。他在写作上之所以转型,主要是基于兴趣和特长。这一点,文学界许多同仁深受影响,如杨坚、李振南、潘锦毅、贾丹华、姚钢锋、张志杰、崔宝珏等人。他们原先都热衷于文学创作,后来也逐渐转向对地域文化的研究和著述。

  值得强调的是,正是由于有更多的人“弃政从文”“弃教从文”,正是由于有更多的人由文学创作转向地域文化研究,乐清的写作界、文史界,其阵营才越来越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说,许宗斌的笔耕生涯,也积极影响了乐清写作界、史学界阵营的建设。

   王连飞:

  宗斌兄与乐清文化三十年的文字,题目看似大,宗斌与之相当。他一生的黄金时间都在本市文联与市社科联耕作,而这两个部门正是乐清文化的“聚集的核心地带”。所涉及的面大,范围广。宗斌以他的人品文品在这三十年里,播种或影响乐清文化,则很难数说的。他勤业于职内的文化事儿之外,还乐于以他的专长帮人助人,这些是可做可不做的事儿。因此,说他“编外”种文化吧。

  他主编《箫台》,发现一些新锐时,在与我们聊天中,他就说起这些文学青年的文章和潜力,脸上也随之露出欣喜的神情。每有笔会时,他会把这些新锐的文章作范文介绍,并让他们谈创作体会。有几次,他还请来温州文学界的几位名家给我们乐清作者上课。为了培养文学少年,他还在《箫台》上开辟一个专栏,让青少年文学爱好者的习作亮亮相,鼓舞与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

  我参加当年雁荡山、中雁荡山与楠溪江的几次笔会时,观摩着宗斌兄的这种播种文化的方式,真可谓文以载道。不说他呕心沥血,也是他实实在在花费了一番苦心。他这样为人耕作,或作衣裳,却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说起过。只是让我在这几次笔会上“撞见”了。

  宗斌兄除了这样让好于人之外,还很乐于文以助人。他帮人作序,写碑记,撰诗对等等这些另一种的“编外”种文化的事儿,可以说比比皆是。

   孙平:

  从《小卵石》到《柳川文学》再到《柳市文学》,或者说从“小卵石文学社”到乐清作家协会柳市分会的发展过程中,还有我个人的文学创作,都离不开许宗斌老师的大力支持、关心和帮助,记忆深刻。

  我与乐清一些文学爱好者于1984年成立“小卵石文学社”。初办文学社时,不免有些雄心勃勃,以至活动频繁。但由于我们都刚刚起步学习创作,大家对文学其实只是一知半解,因此请老师上课自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们也经常请许老师来讲课,他都欣然答应。1986年初,特邀请他和刘文起、刘瑞坤老师来柳市讲课。还请许老师他们为文学社顾问。那时他以写小说为主,谈的是小说写作。许老师知识渊博,旁征博引,社员们都反映收获颇丰。此后,我经常请他来柳市讲课。有时我也请许老师为柳市文学社写些什么,他也没有推辞,就问,你想我写些什么。许老师来柳市讲课,或在《柳市文学》发文章,大多没有报酬,只是偶尔请他吃顿饭。许老师为“柳市文学社”及后来“柳市作协”的作者发表过不少的文学作品,培养了不少作者。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许多作者仍在潜心创作,并取得了丰硕的创作成果。

  许老师在编《箫台》期间,发现、培养许多的文学作者。对待来稿,没有孰轻孰重,看人头筛酒,而是有好作品就发。他说:作者要以作品说话。张炳勋先生热爱写作,但原先与许老师并不认识,一次向文联投稿。当时寄稿件都是用邮寄的方式,许老师收到稿件后,看到张先生的文章所写的是乐清民国时期的人物,文字清秀、古文功夫了得,非常喜欢,他觉得发现了一个重量级作家。当时张先生家没有电话,很快,他就骑着自行车来到张先生家登门拜访,两人谈得十分投机,当即决定隔一期发表张先生的一组文章。张炳勋先生的作品发表后,受到读者的一致好评,一些读者写信给许老师,要求《箫台》多多刊登张先生的文章。后来许老师将张先生的文章改成每期发一组。乐清作者非常多,杂志篇幅有限,每期固定开出这么多的版面给一位作者,这在当时是非常特殊的。后来张先生就将这些发表的文章,编成了作品集《怀馨阁杂俎》。张炳勋先生每每与人谈及此事,都非常感动。

   陈友中:

  许老师一生与书为伍,读书,教书,购书,藏书,著书,还帮人出书。我的《深山旅店》他为该丛书主编,与刘文起,南孔球合著的《虹桥记往》也是许老师主编并指导出版的。他家的藏书真实"汗牛充栋",有两万多册,收藏的书多而广,专而博,我在许老师逝世一周时——头七,看到网传其听蛙楼取书得用梯子上去,我写了悼念小诗:书本书房用梯上,脑筋学海亦同长。瓯越雁荡古今事,多在许师心里藏。

   林晓哲:

  我主要讲一讲在许老师手里编辑的两本书。

  第一个是《乐清文艺创作书系》,一共四卷,是对新时期乐清文艺的第一次全面总结。之后,马叙老师手里出版了一套《新时期乐清文学作品选》,这一套和许老师的《乐清文艺创作书系》,有一个传承关系。去年,文联出了一本《乐清当代青年文学作品选》,选的是70年以后出生的作家的作品,我想这里头也有一个传承关系。从文联工作的角度讲,许老师的《乐清文艺创作书系》给了我们一个基础,也给了我们一个导向和示范。

  第二个,是《箫台》。许老师对《箫台》的贡献无人可比。《箫台》如今走过了三十几年。我没有看到,一份县级刊物,可以坚持三十几年连续不停刊。我想,这里最重要的贡献,是许老师。《箫台》对乐清文学有一份特殊的意义。我想许老师的这份贡献,可以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是纯文学的坚持,这保证了箫台的内在质地;第二个是现代性的坚持,这保证了箫台的开放气度,箫台的发展是和国内文学的发展同步接轨的,而从没有沦为一份自娱自乐的内刊;第三个是包容性的坚持,从箫台出发,我们拥有了好几位国内知名的作家,但同时,我们也有一个很扎实的本土作家队伍,我想这种包容性,是在许老师手里就已经定下基调的。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之前写过一篇怀念文章,题目叫《我们的镜子》。因为作为一个起步很晚的晚辈,我和许老师在写作上的交集是不多的。但是,我一直觉得,许老师就像一面我们的镜子。在去文联之前,许老师和我一样,都来自于另一个单位,可以称之为市委核心部门。马叙老师也来自于类似的部门。但是他们都来到了文联。我来文联肯定是受到了他们的影响。所以我在那篇小文章里说:有时候,一个长者,他会从一个年轻的后生那里看到自己的年轻的影子;也有时候,一个年轻的后生会从长者的面孔中看到自己希冀的未来的影子。我眼里的许老师,平和,但骨子里清高;博学,但为人低调;传统儒雅,但深具现代视野。许老师的这些品格,我想一定也影响着许多乐清作家。我们讲乐清文脉,文脉文脉,作品是一条显脉,但品格是一条隐脉。今天我们对许老师的缅怀,我们对许老师的尊崇,我想一个是许老师留下的丰富的作品,我们需要再整理再宣传再推介,另一个,一定也包含着对他为人处世的品格的尊崇,而这些品格,也需要我们传承下来。

   张志杰:

  从我第一次见到许宗斌先生,也快30年了,我从个人角度将回忆梳理下,有三个方面的事情可以说一下。

  《箫台》作者时期。在见到许老师之前,我读到《箫台》杂志,在虹桥供销社的新华书店买的,知道许老师的名字。我向《箫台》投稿大概是1993年乐师毕业在四都教书的事情,1994年在箫台发表诗作。后来陆续发表一点,也参加一些笔会活动,记得有一次在雁荡山林场招待所,认识郑晓泉、张艺宝等人,还到过张艺宝的家。1997年,还参加箫台创刊十周年座谈会。在这些场合上,经常见到许老师,听他聊天,很有趣,他也鼓励我多写,多阅读。

  当《语文小报》编辑时期。1997年,我去复旦大学进修,1999年回来。倪蓉棣老师推荐我到乐清教委《语文小报》当编辑。2000年6月到那边上班。许老师对《语文小报》帮助很大。在筹备《语文小报小学版》期间,栏目设置方面,许老师给与很有针对性的意见建议。用张侯光、张雁洲等人的剪纸作品活跃版面。《语文小报》编辑部每年组织两次征文活动,比较常规的有“我的暑假生活”“元旦征文”,偶尔也有一些专题的征文活动。经常麻烦许宗斌老师、倪蓉棣老师、张文兵老师帮助评选。

  编《乐清历史学会会刊》时期。退休后,许老师到社科联主持乐清文献丛书编辑部,整理乐清近现代文献。2012年,乐清历史学会成立,许老师是顾问,对乐清历史学会的拟研究课题提出指导性意见,比如加强明朝乐清的研究、乐清湾海岸线变化研究、乐清文化家族的研究。每年的理事会,许老师有空也来参加,讲话鼓励。

  2015年10月,由乐清市人民政府、厦门大学历史研究所主办的“山海环境与区域发展:乐清人文历史文化学术研究会”在乐清召开,许老师为筹备这个会议前期花了大量时间精力。本来他要做乐清本土精英文化的发言。后来,由我根据他《山海风》的书稿,整理成《乐清本土精英文化发展述略》在大会上交流。2015年11月,还在浙江省历史学会年会上发言。许老师将乐清本土精英文化用春夏秋冬四季来划分,观点新颖,也很扎实,受到与会者的赞扬。许老师从文学创作入手,后治地方文史,关注地域文化和地方性知识,受社会学、人类学学科影响,综述本土精英文化、草根文化,很接地气。大概是2010年以前,在乐清图书馆老馆梅溪讲坛许老师做《乐清地域文化的几点思考》讲座,讲到明朝卫所制度、外来人口、外来文化对乐清文化的影响,还提到龙档、首饰龙等间游艺、工艺美术对乐清文化心理的影响。他比较重视地方小传统,重视地方文化心理。我之所以对乐清工艺美术有亲切感,这一点毫无疑问是受许老师观点的影响。

   林晓林:

  1996年,我在中国美术学院读书的时候,看到有一本杂志《艺苑掇英》。其中刋登一件作品,是明代黄道周画的《雁荡图》,画的是灵峰。1998年,我回乐清后,到许宗斌老师的办公室跟他说起这件事,他非常兴奋,叫我把这杂志带过来给他扫描。然后说,这张作品至少说明黄道周与雁荡山有关系,他可能来过,还不止一人,可能是一群人,虽然现在我们没看到实证,但画的合掌峰还是很形象的。

  许老师对洪禹平老师是非常敬佩,他编《洪禹平文集》时,有书法史内容,其中甲骨文和金文的释文和历代书法作品名称需要校对,一次在他办公室,他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料,我后带了五六本与书法史有关的书给他,他很不好意思地跟我说,自己在校对洪老师的文章,能否请你帮我校对书法这方面内容,我同意了。第一校结束后与他交流,讨论并改正了一些有疑问的地方,因洪老师书法史的文字顺序已有打乱,且文字也有缺失。第二校后又与他上网找资料,多次交流确定。当第三校完成,送给他的时候,他已经去上海了。我只是帮忙校对,但等到书出版后,看到我的名字在副主编,才知道许老师已有安排。

  第三件事是我主编的《乐清历代书翰集粹》,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首先提议的是许宗斌老师。2008年,我刚当上乐清市书协主席,许老师在他办公室对我说。乐清历代的文人墨客很多,如王十朋、李孝光等,他们的书法作品在当时应该也很丰富。但是随着历史的演变,很多的东西都散落消失,后人就没办法看到。因此建议我当书协主席期间,把这一块做起来,把以前的名人字迹收集和挖掘出来,然后出版。

   阿婕:

  从小喜爱文学的我,因家贫早早辍学,随家人远上北地谋生。大约1995年左右,我在生意场上落败,铩羽而归时身无一技,且贫病交加,唯有几篇在“京温市场”胡乱涂写的小说草稿随身未弃,经倪蓉棣老师的修改与鼓励,斗胆向乐清文联刊物《箫台》投稿,没想到居然被选中并刊出,因此重新激发起我的文学梦想以及对新生活的热切期盼。记得当时倪蓉棣老师劝诫我,要多多参与一些本地文学活动,更要时常同文友们见面做交流,最好的去处就是文联办公室了。

  在我的人生初念里,凡是“办公室”均属于“衙门”,如我这样的普通人去到“衙门”心底总是惴惴的,没想到初见许宗斌老师(时任乐清市文联主席及《箫台》杂志主编)的那一刻,他亲切自然的一声问候,便打消了我所有最初的偏见,从此以后,文联所在的那座“斜楼”成了我闲暇之余最爱消磨的地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写不出好文字了,渐渐地就没了信心,停笔至少有五六年,其间除了偶尔去文联拿几本杂志外,很少在办公室坐坐了,见了许老师他们就很羞愧的样子。忽一日,许老师在窗口见了我便招呼我进去坐坐,亲自泡了杯清茶给我,闲谈间随口问起有无新作品,下一期《箫台》缺稿。当下我就脸红了,说自己好几年不敢动笔了,越来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写东西了,差劲得很!许老师却笑了,问我:你家小妹现在可好?我记得那年你写的这篇散文好精彩,你家小妹的形象被你写得太妙太生动了,特别细腻入微,你就照那样的方式写,应该是你最拿手的文风了。

  许老师的这一番话,看似无意,却切中了我的要脉,点醒了迷茫之中的我,从那之后,我开始了“芙蓉烟雨”系列纪实散文的创作,并在芙蓉镇政府发起的面向全市的“芙蓉故事征文大赛”活动中得了一等奖,后又有了与众文友一起的《大美芙蓉》《芙蓉花》两本散文合集出版。

   李振南: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感谢大家前来缅怀许宗斌先生。在我的眼里,许宗斌先生从文三十年里,对乐清有三方面的重大贡献:一是对乐清文化的贡献。宗斌先生提出了乐清十大文化的慨念,并作相应的阐述和诠释,引领了乐清文化研究的发展方向,也让我们明确了文化研究的课题。而他确定的“箫台”,不仅用在文学杂志的名字上,还引申到乐清不少文化品牌建设上来,如文化系统的“箫台艺苑”文化活动品牌,就是从箫台移接过来,现在已有很大的影响力、知名度。而乐清博物馆的布展主题也来源于《箫台清音》和“乐音清扬”,整个馆的布展围绕音乐的乐章来设计,充满着箫台清音的韵味。二是对乐清文学的贡献。他的个人的文学成就在乐清所有的作家中都是佼佼者,绝对是一座高山,很多人都难以跨越。这几年,人们都在评说他的《雁荡山笔记》,这当然是他的一部巅峰之作和传世之作。但我们还要记住,他的“三语”即《驿边人语》《听蛙楼琐语》《浮生片语》也是精品之作,书中的不少篇章与当代著名作家的散文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宗斌先生对乐清文学更大的贡献,在于缔造了一支“全省县市级的文学团体冠军”,他开创作笔会和改稿会,次数多、时间长,给作者、作家灌注了写作的动力,让许多作者、作家走向了文坛。三是对文史研究的贡献。宗斌先生从工作岗位退下来后,文学和文史研究两不误,并致力于文史研究。我可以肯定地说,因为在他的带动下,乐清涌现了大量的文史研究者,他也引领乐清的文史研究走向一个新的高度,使乐清文史工作更上一层楼。

   项宏志:

  许宗斌先生对乐清文化所作的贡献在于:

  他学识渊博,治学严谨,他不但是出色的作家,更是功底深厚的学者,在文学作品创作(包括小说、散文、诗歌等)和人文研究上(包括挖掘、整理、编纂、研究等),取得了丰硕成果,是乐清文化的标杆,为乐清文化的发展与积累做出了重大贡献。

  在我市文学创作和人文研究的人才培养上充注了满腔热情和心血,指导、培养、引导、鼓励、影响了一大批年轻文学和人文工作者成长,并形成了全省一流的作家群体和人文研究队伍。

  他在平时的创作和研究过程所表现出的人生观、世界观、文学观、学术观、历史观,在文学创作群体和人文研究队伍中,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他提出了“山海文化”为乐清地域文化特征和乐清“十大文化资源”的概念及对王十朋历史地位的定调——“南宋大贤”等等,这是对乐清地域文化的准确把握与概括,并对文化发展作出了规划与引领。

  他无私奉献、谦虚谨慎、实事求是、低调做人、善以待人、严谨治学等,以其高尚的人格魅力,团结大家一道工作,为乐清文化三十年创造了辉煌,也必将激励后人不断努力再创辉煌。

来源:乐清日报  编辑:章蓓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乐清网”或者“闲淡论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乐清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乐清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577-61528110 传真:0577-61523131 标注“转新媒体部”。
 热点排行
·严守“十个不准” 做换届“明白人” 乐清1.3...
·全民健身日,乐清这些体育场所全部免费开放
·徐建兵在招商引资工作 座谈会上强调 用“实...
·应急发电设备没到位,高楼电梯停电就“罢工...
·十里荷花 美景再现 一株睡莲花开并蒂概率为...
·方晖在调研供电供水工作时指出 以电力“强保...
·开门纳谏 共商卫生健康工作 市卫生健康局召...
·城乡道路客运一体化发展水平居全省前列 乐清...
 汽车·生活

BMW之悦 非凡呈现
·与哈弗F5邂逅苍山洱海,专为约定90后而来
·哈弗F5 因你未上市,就别怪我先做个始于颜值...
·楠溪江畔共赏比亚迪“DI新引力”
 健康·教育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0 中国乐清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乐清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577-61523012
备案号:浙ICP备05000063号 广告部:0577-61600906 技术故障:0577-6152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