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专题 活动 视频 小记者
民生 问效 镇街·部门  手机报   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网  >  乐清网
中国史官的风骨 不废江河万古流
2020年07月31日 14:18:58 手机看新闻  
 

近日阅读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唐代基本文献专家陈尚君先生的《濠上漫舆》,书中《清必万年清》一文中提到,三十多年前他在作《全唐诗补编》时,以为《四库全书》所收的诗作,应有文本依据,一一予以补录,后来对校存世文本,确定全无依据,感到羞惭莫名。

陈先生接着说道:“《四库全书》修成于乾隆后期,时朴学风气弥盛,给人以学风踏实的感觉。但雍、乾时期,文字狱盛行,文人畏首畏尾,唯恐触犯忌讳……至今未见四库讳改条例,在不成文的习惯下,改得昏天暗地,就可以理解了。我在学校,对研究生的要求是,进入专业学习后,读古籍,尽量不要读四库本,实在避不开,心中也应有所警惕。”

历史是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先秦以来,中国史官有秉笔直书的传统。君王是不得看当代史记录的,更不能修改,这是中国古代历史传统优秀的一面。然而,这个原则到了唐宋就被打破了。本期的“国风堂”栏目,我们就谈一谈中国的史官文化,并以清代为例,看一看他们是怎样书写历史,这样对于我们以后如何有效正确地读史有所裨益。

中国史官的风骨

中国的史官可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个是史官制度,只有中国才有史官,二个是史官骨气。做史官,一个是学问,一个是史德。也就是说,没有高深的学问不能做史官,没有史德也不能做史官。什么是史德呢?所谓史德,就是要秉笔直书,不隐恶,不虚美,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添加任何溢美或丑化的词语。这样的史官记录下来的历史才是可信的。

中国的史官,虽然地位很高,但不是由皇帝任命的。史官的责任就是制约君主,所谓“以史制君”,皇帝做了坏事,史官就要把他的坏事记录在案,给他披上恶名,让他遗臭万年。有这样一位史官在一旁,皇帝做坏事时心里总要掂量掂量,有些事不至于做得太过火。所谓“君史两立”,就是说皇帝不能直接任命史官,史官可以不买皇帝的账。

《左传》记录了史官的两段故事,一个是齐国的权臣崔杼杀了齐庄公,另立新君。史官如实记载“崔杼弑其君”,结果被崔杼推出斩了。史官的二弟继任,还是写“崔杼弑其君”。二弟又被斩了。三弟继任,仍然写“崔杼弑其君”,三弟又被斩。最小的弟弟又接任,仍然写“崔杼弑其君”。这一次,崔杼没有斩了,他自己也害怕了。邻国的史官以为最小的弟弟也被斩首,他们捧着“崔杼弑其君”的史简来到齐国,要接着写下去。这就是中国的史官,为了历史的真实不怕死是其基本精神。

还有一段故事是说赵盾。赵盾是晋国的权臣,他被晋灵公追杀,于是逃亡邻国,但未出国境,就听说晋灵公被另一个大臣杀了,他回来继续理政。晋国的史官把这件事写在他的身上,说“赵盾弑其君”。赵盾很恼火,要史官作出解释,晋国的史官叫做董狐,他对赵盾说,您是国家正卿,虽然出逃,但未出国境,回来后没有惩办凶手,所以说是你杀的。赵盾虽然不高兴,还是接受了董狐的解释。这就是“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的由来。

中国还有一个著名的史官,就是司马迁,他不管是写当代皇帝还是以往的皇帝,都是秉笔直书,毫不隐恶扬善,他自己身受腐刑,还能坚持正义,敢担当,敢直言。所以他能名垂千古,流芳百世。

中国的史官制度终结于唐朝李世民。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登上皇帝宝座,他担心史官会如实记载他的事情,于是把史官制度改为史馆制度,由一人记载改为集体记载,史书编成后由皇帝审阅。过去的“以史制君”,“君史两立”,从此以后就没有了。

中国虽然没有了史官制度,但史馆制度还是沿袭了下来,只是其真实性大打了折扣。鲁迅曾经批评过史馆制度下的传记,只是自唐以来,此风已成,所以,后人读史总要睁大了眼睛,不能全信。为当权者歌功颂德,涂脂抹粉是写史的人第一要遵守的原则。所以鲁迅往往在正史之外还要看看野史,相互参照,以便得出正确结论。

贞观年间,李世民多次顶着臣子的劝阻提出要看本朝史,看完后对玄武门之变的记载表示不满意。史官遂为其文过饰非,顺便把早年李渊和李建成的功劳写到他头上。

到了宋太宗赵光义,干脆亲自上阵,“取《实录》入禁中,亲笔削之”,把自己不爽的当代记载删个干净。

所谓《实录》,是一种编年体史书,按照年月日记载当时所发生的大事,是由官方史官编修的重要文献。但虽然叫“实录”,总有“实录不实”的说法。毕竟,能打扮一下,为啥不把历史整好看点呢?

改《实录》并不少见,历朝历代改《实录》频率最高的,还要属大清朝。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实录有过五种不同的版本,皇太极的实录也有三种。

清史专家孟森曾说:“改《实录》一事,遂为清世日用饮食之恒事,此为亘古所未闻者。”

这话可能夸张了些。但清代的本朝史的确不是照实记录,而是不断更新的动态文本。

脸上贴金的必要

刚入关的清朝人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如何和大明“脱钩”,显得自己是“受命于天”的独立政权。

在后金建立之前,女真贵族与明之间长期保持着臣属关系。努尔哈赤本人曾接受明朝的册封,对明朝效忠。崇德元年(1636年)初修的《清太祖皇帝实录》并未掩饰他和明朝的关系。

在这版《实录》中,明朝被叫做“大明”和“大明国”,明帝是“万历皇帝”或者“大明皇帝”,明朝的诏谕是“敕书”,给明朝的文书是“奏大明”。

然而到了康熙乾隆年间,以上的内容都被删改殆尽。“大明”改成了“明”和“明国”,“大明皇帝”改成了“明万历帝”“明国君”,“奏大明”则是变成了“告明国”或者“谓明”。双方仿佛是平等了。

到了定本的《清太祖实录》,女真和大明的地位干脆掉了个个。大明成了毕恭毕敬的臣子,满洲反成了天朝上国。“奏大明”变成了“传谕明国”“往诘明国”;明朝来信改成了“遣使谢曰”。

与大明“脱钩”之后,下一步就要证明自己的天命所归了。因此,在史书里,爱新觉罗家的祖先是个仙女,吞朱果生了爱新觉罗家的祖先。

除了出身高贵,天降伟人还必须文武双全。

努尔哈赤在文化方面比较有进步空间。初版《实录》中,努尔哈赤攻明前,用口语向领兵诸王臣说了些常见的兵法:“平时以正为上,军中以智巧谋略、不劳己、不钝兵为上。”

但在定本中,这位部落首领忽然有了文采,训示也上升到哲学高度:“凡安居太平,贵于守正。用兵则以不劳己、不顿兵、智巧谋略为贵焉。”

塑造开国皇帝的形象,还必须描述人民群众对他的真挚感情。

初版《实录》中,太祖死后“诸王臣并官民哀声不绝”,这太不到位了。于是在定本中,改成“诸贝勒大臣及侍卫以至群臣万民,哀痛呼号,如丧考妣,远近不绝”。这才像天降伟人。

大清起兵之初朴实刚健,杀人放火抢劫拆屋一点没少做。

清初有六大恶政,圈地、投充、逃人、剃发、易服和屠城。这在清初的历史纪录中并不讳言,但是到了清中期,就成了要想尽办法遮掩洗白的对象,在最后成书的《实录》中基本不见了。

在初版的努尔哈赤《实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载:“九月二十五日,遣兵掠会安堡,屠戮甚众,得人畜一千,其中有屯民三百斩于抚顺关,留一人,割双耳,令执书回。”

然而在乾隆年间定稿中,文字变成了“我军略地至抚顺城北之会安堡,俘千人,戮三百人,于抚顺关留一人俾执书”。抢劫变成了正经的军事行动,把人和牲畜一起当财产算的“人畜”被修改为政治正确的“俘千人”。割耳朵这种残忍的事也不见了。

早期女真人的社会形态相对原始,还存在着诸如活人殉葬,子娶后母、弟收寡嫂的收继婚之类的习俗,这让后世汉人看见就太丢人了。

初修本《清太祖武皇帝实录》曾记载皇后死后,努尔哈赤命令四个婢女殉葬:“九月内,中宫皇后薨……太祖爱不能舍,将四婢殉之。”这些泥腿子野蛮人行径,自然被后来自以为儒家道统在握的子孙们抹去了。

你来我往的修改

其实清代的皇帝们也要巩固自身的合法性。乾隆这种内定的皇帝自然不用慌,但是,冲龄即位的顺治、康熙和投身“九龙夺嫡”的雍正,都面临着改史书的重大任务。

顺治皇帝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叔父多尔衮。多尔衮和皇太极是异母兄弟,多尔衮母亲为大妃,皇太极母亲地位较低。皇太极继位后,逼令多尔衮的母亲为努尔哈赤殉葬,并且在实录中把她写得有人品问题。

多尔衮的母亲由最受宠爱的大妃变成了“心怀嫉妒,每致帝不悦。虽有机变,终为帝之明所制,留之恐后为国乱”。而皇太极自己的母亲成了“太后”,《太祖武皇帝实录》变成了《太祖太后实录》,正儿八经母凭子贵了。

在皇太极死后,多尔衮夺回了话语权。皇太极钦定的《太祖太后实录》,又被多尔衮改回《太祖武皇帝实录》,去掉了太后的事,也把关于多尔衮母亲不好的记载删掉了。

多尔衮病死后,顺治皇帝亲政,将多尔衮定为“谋逆”。顺治是皇太极之子,自然忍不了多尔衮修改史书贬低奶奶的事,于是又把《实录》变本加利地改了回去。

性格更加敏感细腻的雍正皇帝相信,篡改实录必须自己来。康熙的《圣祖仁皇帝实录》修成后,雍正帝以“字画、音句、人名、地名”不够统一为理由,要求大臣对实录进行酌改,“用签标出”后,由皇帝钦定。

雍正删改得有多努力呢?最少删了几百卷。

顺治在位十八年,有实录一百四十四卷,康熙在位六十一年,只有实录三百卷,而乾隆在位六十三年,有实录一千五百卷。数字一比,足见雍正皇帝大刀阔斧的力度。

康熙皇帝夸奖了其他的皇子,尤其是废太子,当然要删掉。康熙皇帝申斥了雍正,更要删掉。总之,一定要证明雍正在康熙生前深受恩宠,“简在帝心”,是合法的皇位继承人。

除了改爸爸的《实录》,雍正对于自己的实录也不放过。《实录》是依照《起居注》中的材料编纂的,但是,在对照《雍正起居注》和雍正朝实录时,历史学家们又发现了异常。

在《雍正起居注》中,雍正说过,自己在当藩王时,曾有人拉拢自己加入允禩党。在《实录》中,这种影响皇帝英明,影射皇帝结党的事情,当然要尽数删掉。

在《起居注》中,雍正曾经面谕总理事务王大臣:“向日朕在藩邸时,坦怀接物,无猜无疑,饮食起居,不加防范,死生利害,听之于命,盖未任天下之重也。”

后来编纂《实录》时,“死生利害”被改成了“此身利害”。如此一来,就掩盖了雍正是通过你死我活的党争上位的,更显得位之正。

删删减减后,乾隆年间,大清人民终于有了自己认可的历史:

大清得国极正,让大明俯首称臣;天下大乱后,太祖努尔哈赤英明神武天纵奇才,龙兴东土,王师顺动,扫荡逆贼,得有天下;历代皇帝个个人品贵重、克承大统。

有的放矢的表扬

皇帝们的生平需要再次发明,臣子们也经常要面对历史的重新评价。

在清军入关之初,对明代留下的大批官员需要拉一批打一批。因此,凡叛明降清者被写成顺天应人,凡忠于明室、抗清死难者则视为“梗化”,罪在必诛。

但到了江山坐稳后,这种对前朝叛徒的赞美就不合时宜了。清朝皇帝的身份从满洲征服者变成了全天下人的皇帝,其优先项也就变成了宣扬古今忠臣忠君爱国的美德。

乾隆皇帝把那些为明朝战死疆场、殉国自尽的“梗化”臣子拉了出来,树为正面典型公开表彰,以“立千古臣道之防”,其中就有战死的孙传庭。曾被表彰的背叛明朝的大清功臣,此时反成了严惩的对象,全部被写进了《贰臣传》,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即便是为大清打下了大半江山的洪承畴和孔有德亦不能免。

《贰臣传》外,还有《逆臣传》。那些左右横跳、反复叛变,立场不坚定的人,都被放在了《逆臣传》里。历史的评判不是盖棺定论,只要风向变了,躺在棺材中的人就要准备好新的历史奇遇了。

如农民军起家的王辅臣,因为首鼠两端兼战功赫赫,被人叫做“活吕布”。先起义反明,又归降明军,又投靠清朝,又跟着吴三桂谋反,再投降清朝反攻吴三桂。乾隆皇帝称其“形同狗彘、腼颜无耻”,特地写入《逆臣传》。

当然,世事如此变幻莫测,皇帝不光要重新鉴定臣子的忠诚,也需要随时修改自己过去的言行,以确保永远正确的形象。

在平定三藩期间,康熙皇帝自述:“迩年以来,大兵诸路征缴,军需浩繁,一切供应,皆取于民。”在另一个场合,康熙承认米豆草料都是向民间摊派,“不给价值”,造了大孽。

但到战胜之后,康熙耀武扬威立刻改口,“大兵需用钱粮浩翻,不于民间加征,故天下生灵无不威戴”,还反问道:“朕岂宜受加派之名乎?”

然而,胜利并非像康熙口中来的那般容易。贸然削藩导致的三藩之乱给康熙留下一生的心理阴影。他曾在一道谕旨中后怕地说:

“吴三桂背恩反叛,天下骚动,伪檄一传,在在响应,八年之间,兵疲民困。幸荷上天眷佑,祖宗福庇,逆贼遂尔荡平。倘复再延数年,将若之何?今幸赖天地祖宗之灵,剿灭逆贼,方为此言。倘逆贼未能殄灭,其咎岂不尽归朕身?”

自己差点就要为不可收拾的局面负全责了,言语间充满了侥幸。

但这话实在太不符合圣祖皇帝高瞻远瞩的英明形象。不知是本人的指示还是儿子的体贴,《实录》里的这条上谕将“将若之何”改成了“百姓不几疲敝耶”,最后一句反问则被删掉,仿佛康熙只是在同情民生艰苦。

康熙《实录》的另一明显篡改是噶尔丹之死。康熙征讨准噶尔时,曾预言噶尔丹只会有三种结局:投降、自杀或被俘。结果多年战争后,清军也没能抓到噶尔丹,他病死了。为了维护皇上的面子,《实录》强行称其服毒自尽。

雍正朝的《实录》也没少为了掩盖雍正皇帝的黑暗心理而大加篡改。

雍正即位不久,就已猜忌除掉年羹尧、隆科多等人,在许多朱批和文献中留下了证据。雍正二年,年羹尧得胜回京不久,他便告诫大臣齐苏勒,“此二臣将来必至不能保全,尔等皆当疏远之”,并暗中收集其罪证。

明面上,雍正一再用肉麻的表白拉拢年羹尧,大打糖衣炮弹,直至次年三月,以年羹尧“朝乾夕惕”误写成“夕惕朝乾”的借口突然袭击,发动满朝文武打倒年羹尧。

年羹尧、隆科多相继被铲除后,《实录》中有关案发前雍正处心积虑对付他们的记载都被删了个干净。于是在正史乃至于正史改编的故事中,便只剩下奸臣疯狂作死,雍正一再容忍,不得不依法处置的情节了。

类似这样的手艺,大清国君臣直到穷途末路时也没丢掉。

清末义和团如日中天时,一度把洋人和教民们围困在西什库教堂。正在疯劲头上、想利用义和团杀洋人的朝廷发布谕旨:

“谕军机大臣等:现在各兵团围困西什库教堂,如有教匪窜出抢掠等情,当饬队力剿,倘彼死守不出,应另筹善策,暂勿用枪炮轰击。”

但到了《光绪实录》中,这段话变成了“如有教民窜出,不可加害,当饬队保护。倘彼死守不出,应另筹善策,暂勿用枪炮轰击”。

这显然是向洋人示好,怕洋人问罪的朝廷妄图摘出自己,把锅甩给义和团的把戏。

本文写作参考了:李建宏:《〈清实录〉篡改问题之我见》,《山西档案》1997年第3期。杨立新、朱正业:《〈清实录〉曲笔之考察》,《史学史研究》2008年第3期。闻韶:《怎样为子孙留下正确的历史》。王记录:《修史与政治:清代帝王的政治需要与官方当代史的书写》,《史学理论与史学史学刊》。

来源:乐清日报  编辑:章蓓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乐清网”或者“闲淡论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乐清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乐清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577-61528110 传真:0577-61523131 标注“转新媒体部”。
 热点排行
·打造森林防火半小时扑救圈 市森林消防综合应...
·争分夺秒!“海上长城”强筋健骨 乐清加快低...
·市图书馆调整开放时间
·造谣诽谤、扰乱秩序、寻衅滋事……村社换届 ...
·乐清第七次人口普查试点启动
·矫正手术很成功 脊柱侧弯女孩迎来新生
·将雁荡山水“搬”进家里 张宏敏“玩”石玩出...
·天太热,万千小蟹到湖雾“纳凉” 乐坏乐清台...
 汽车·生活

BMW之悦 非凡呈现
·与哈弗F5邂逅苍山洱海,专为约定90后而来
·哈弗F5 因你未上市,就别怪我先做个始于颜值...
·楠溪江畔共赏比亚迪“DI新引力”
 健康·教育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0 中国乐清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乐清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577-61523012
备案号:浙ICP备05000063号 广告部:0577-61600906 技术故障:0577-6152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