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专题 活动 视频 小记者
民生 问效 镇街·部门  手机报   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网  >  乐清网
乐清这些乡村地名的历史密码,看看有你老家吗?
2017年08月04日 15:43:59 手机看新闻  
 

  编者按:近日,市政协召开地名文化专题调研座谈会,与会人员分别介绍了乐清市地名工作开展情况,古道、堤塘、陡门、文物建筑的等分布和现状情况。他们围绕乐清市地名的沿革变迁、文化价值、新地名规范等问题开展讨论,提出地名文化要与旅游产业有机结合,加强宣传挖掘地名故事的前世今生,开发相关地名文化公共服务产品等建议,旨在促进乐清市的地名工作发展,弘扬地方优秀传统文化,服务地区建设和经济发展。

  现代地名研究的开创者

  中国疆域辽阔,历史悠久,地名资料极为丰富。早在汉代就出现研究地名的专门著作应劭的《地理风俗记》,唐代的颜师古注《汉书地理志》,很多地方加以引用。历代与地名相关著述层出不穷,郦道元的《水经注》、郭子章的《郡县释名》、王应麟的《通鉴地理通释》、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等,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在古今地名的比较研究上,很有参考价值。

  乐清籍地理学家、生态学家陈正祥(1920-2003),运用现代学科意识,对地名进行多角度多层次的研究,可以说是具有开创研究范式上的意义。陈正祥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多次在国际地理学会权威刊物发表论文和应邀参加国际学术会议,长期担任国际地理学会各相关委员会委员。尽管他在世界地理学界的学术声誉来自于发起组织世界农业地理委员会,主持编辑出版五大卷的世界农业地理图集及说明书,对世界农业的开发和改进做出重大的贡献,但他对中国文化地理以及地名文化的研究贯穿于整个学术生涯,也可以这么说,地名文化研究是其地理学、生态学研究的副产品。

  1947年,陈正祥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研究院获硕士学位,到台湾大学工作,台湾一些地名引起其兴趣,于是他开始收集台湾地名有关资料。其资料收集的方法,类似于李贺的诗囊,他在研究室和家里书房角落各挂一个大纸袋,发现任何有趣的地名,或有关地名演变的记载,就写在卡片上投入袋中。纸袋装满了,再换一个。那几年,陈正祥边在台湾大学教书,边带学生在台湾实地调查,取得丰硕的学术成果,1951年在美国地理学会会刊发表《Land Utilization in Formosa》,1959年开始出版三大卷的《台湾地志》。陈正祥做的这些地名卡片,内容翔实,包括人口、面积、地形高度、气候、物产等几项统计数据和地名、行政区划演变等情况,来查阅的人也不少,于是就有了出版这些地名卡片的念头。1960年,他编印出版《台湾地名辞典》。为帮助读者对辞典的了解,他利用这些系统化的资料写成论文《台湾之地名》。《台湾之地名》是对地名进行科学处理的典范,该文涵括了不同比例尺地图上所有地名,对台湾地名中的常见基本字和附加字进行统计,并就移民、土地开拓、特殊地形、主要物产、原住民与地名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并指出文化层和地名的累积、地名的分合和转变等现象。该文发表后,学界反响甚好,被译成日文刊登在日本《人文地理》季刊上,被美国驻台机构翻译成英文。《台湾地名辞典》收录6368条地名,按笔画排序,包括所有县、市、乡、镇各级地名,并记录面积、人口等基本统计数字和详细的经纬度,并择要说明地名来源、演变的特殊意义。这些数据过于精确,以至于军方人士特地到其研究所访问,勒令这些资料不要在本地出售流通,“你们所测量的经纬度比我们的还准”。

  陈正祥地名研究著述,笔者收藏翻阅过的,除了以上两种外,还有《中国的地名》。1971年,陈正祥应邀编撰《大英百科全书》中国内地和香港两部分,这两部分内容以前一直是外国人撰写的。除了上述专著和论文外,其地名文化研究成果还分散在其他著述之中。

  陈正祥是文化地理学科的开拓者,他的《中国文化地理》被学界视为开创之作。他认为研究中国地名是中国文化地理学的一个旁支。地名是代表一个地形和地域的符号,其产生、演变受人文因素和自然情况的影响,所以地名研究兼具历史、地理双重意义。地名是文化活化石,隐含着极大的社会信息,是区域文化研究比较合适的切入点。通过对大量地名的综合研究,可分析出古代民族的分布和迁徙的痕迹,当地自然环境和特殊风物,地方沿革、文化层和文化领域的推移。

  陈正祥的地名研究最大特色是引入数理统计,绘制专门地图进行定性定量分析,某一类型地名的数量及地理分布便一目了然。如《中国的地名》一书插有《中国乡村市集通名之地区分布》《云南省以动物为名之乡村市集》《珠江三角洲及其邻接地区的墟》、《以道为名之地》《黑龙江省北部成串以站为名之地》,后面附录《现有县市名称历代演变举例》。当然,绘制这些地图并非易事,陈正祥利用敷明产业地理研究所收藏的地图,费了一年半时间,才大致定出墟、场、街、集等乡村市集的分布范围,绘制好《中国乡村市集通名之地区分布》。在《珠江三角洲及其邻接地区的墟》这张地图下,他加以细注:珠江三角洲为墟市集中地区,上图的面积约为23400公里,共有278个墟市,平均每84平方公里有一个墟。陈正祥的学术研究,一向是以地图编制翔实出名。这也很好理解他为何持续关注地名资料收集、整理的一个原因。地名与地图编制关系密切,地图设计讲究地名的安排。在地图编制过程中,无形中养成对地名进行分级处理的习惯。

  文献资料与实地调查相印证是陈正祥的地名文化研究另一特色。陈正祥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以自然地理研究享誉学界,有《广西地理》《南洋地理》《海南岛地理》《西北区域地理》等十余种著述,但他非常重视传统典籍和地方文献的阅读和利用。1964年,他被香港中文大学聘为讲座教授,就职演讲《中国方志的地理学价值》,从现代学科意识挖掘传统地方文献资料的价值。他认为方志对于地名研究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特别是方志中的建置沿革等内容,对地名及其演变有很大的考证价值。他酷爱搜集阅读方志,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应邀到西北考察,每到一地就翻阅当地县志等史料,与当地专业人士交流,再到实地调查。北京明十三陵一带,每一皇陵附近,都有村庄称陵监,如长陵监、茂陵监等,他甚是不解,通过实地调查,探究出陵监为守陵太监的简称,后来演变成地名。陈正祥视野开阔,满世界考察,发现中国式地名不限于中国境内,还波及朝鲜、越南、日本等地,这也是汉文化影响的一个例证。

  陈正祥这些著述,不时地用家乡乐清的地名做例子,这或许是思乡情结无意识地流露。比如,他在解释地名的性质时,这样写道:“地名是代表某一地形或地域的符号,依其性质可分为两大类:一为地形名,如长江、太湖与秦岭等,是各种地形的符号。二为地域名或地方名,如浙江省、乐清县、柳市镇、四板桥村等,是各级行政区域或地方的符号。”浙江省乐清市柳市镇四板桥村就是他的家乡。他在解释“物产地名”时,说“杨柳在中国分布甚广,萌芽早、落叶迟,目标显著,易被用为地名。我出生的地方,便名柳市”。这些细节,乐清读者读到,甚可会心一笑。

  地名的汉字转化处理

  地名是人类历史的活化石,蕴含着丰富的地域文化和民俗、民风信息,承载着人们寻根问亲的乡情。地名对当地人来说,是一种对家乡的眷恋;对游客来说,是对当地文化初步识别的符号和历史人文的记忆。也许,每一个地名的背后,都记载着一段历史,或古典、或沧桑、或慷慨……做好地名文化故事的收集、编写,将是对历史印记的一次追寻。

  乐清拥有1600多年的历史,地名文化对她而言,既是魅力之处,也是危机所在。从古至今,这片土地上的地名数量和种类越来越多,含义越来越丰富,覆盖面越来越广。不过无法否认的是,有文化内涵的地名正在消失。“重视地名文化,就是重视我们的历史”,据介绍,在地名文化专题调研活动中,发现属于专有名词的地名,其在汉字的转化处理过程中,经常遇到一些复杂的情况。

  乐清日报社的夜班校对员,经常要为地名的异同问题要与有关人员进行反复的沟通。比如柳市镇的象山村,村民习惯用自然村西岸村代替;又比如清江镇的田垅村,现已改为田垅村,但地名册上还是田垄村。凡此种种,因各种原因不一而同。为此,校对人员叶茂特意制作了一张表格,以记录地名异同出现的情况,慢慢地,A4规格的表格从一张增加到四张,涉及地名近500个。

  国家测绘局测绘研究所研究员曾世英在一篇文章中谈到:“我国地名历来用汉字书写,现在还要依据《汉语拼音方案》拼音。在汉字方面要审音、释意、规范用字。在拼音方面要符合汉语拼音正词法要求。对这些方面,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已做了大量工作。但是地名的数量很大,因之语言文字工作中进一步解决地名上的问题,任务是十分繁重的。”

  汉字在地名中的处理是比较复杂的。有些汉字并不生僻,但有异读。在推广普通话的前提下,一些常见的汉字需否异读,值得研究。例如车岙和麻车这两个地名中的“车”,在字典上的读音为che和qu,现在规定要读che,但在日常生活中普遍读qi的情况下,需否异读或可否改字,改音好呢还是改字好呢?否则只好为这一地名在字典中保留异读。

  有些汉字的读音似应追源求委。比如城北的黄底村,据传古时此地设有买卖货行,名“行里”,方言“行里”和“黄底”相近,因此村名“黄底”。还有淡溪的天岩村,取下辖的两个自然村天门岙和岩上厂的首字为村名。不过岩上厂的“厂”字却因误读而来,古时村民大多以茅草盖屋,俗称“茅厝”,后被讹成“茅厂”,因村建在大岩上首,故称“岩上厂”。

  再一种异读其实是误读。例如城北的后步座村,原名“猴步坐”,村名来自村东南下首有巨岩,形似坐猴,又因方言里“猴”发音为“猴步”,将之名村,“猴”与“后”在方言中又同音,为图简便,就讹写成“后步坐”,近年再改成“后步座”。再如淡溪的硐垟村,据《道光乐清县志》载:“硐垟村因村后高山峭壁有一洞名‘荡阳洞’,村因洞名。后讹为硐垟。”

  不过有些地名的读音是否都要从古,还需调查当前情况。例如“叶公好龙”的叶字旧读shè。以前如果读作yè,会被人当作笑谈,现在如果读作shè,反而会不理解。河南叶县的叶字,旧字典特别指出要读shè,现在没有人会这样读了。

  在地名拼音工作中,为了符合当地的习惯,不少汉字较难定音。比如虹桥的杏庄。许宗斌先生在《十里杏花村,夕阳读书楼》一文中介绍过,大约从上世纪中期以后,杏庄这个村名就在乐清的行政区划图上消失了。代替这个村名的是一系列行政村的名字:建强、黎明、周宅、田垟季、吴宅、潘宅。1987年《乐清地名志》出版时,由杏庄一分为六的诸行政村均属东联乡。该地名志所附的东联乡地图,由北而南一一标出了它们的名字,北端的建强紧邻虹桥,南端的潘宅遥接朴湖。亏得编绘者周到,在这一溜儿村名旁边加注了“杏庄”两字,让我们明白,它们合起来就是原来那个杏庄。

  其实,杏庄之名,以前也只见于书面语,民间一直读作“下钟”。乐清方言,“钟”和“庄”音近,“钟”可能就是“庄”的转音。乐清地名中,逢“庄”都读“钟”,如岭底的张庄、南岳的上庄、白石的庄前;白石庄前甚至可写作“钟前”。问题是“杏”字和“下”字,总不能说是转音吧?《永乐乐清县志载》瑞应乡(旧名石帆乡)有下庄,无杏庄,杏庄之名见载县志,始于侯一元的《隆庆乐清县志》,那已是明代中后期了。此后的乐清县志,就只有杏庄而无下庄。可见,杏庄原名下庄——叫下庄,可能因方位在新市(虹桥)南边之故,后来才改名杏庄。由此可见,地名的雅化,和文人有关。明清以来,杏庄读书之风日盛,读书人之多,冠于一邑,以至虹桥童谣中有“杏庄读书”之语。从下庄到杏庄,是由俗到雅,但民间叫惯了,照旧“下钟”下去。

  地名中生僻字的整理,以往限于县级地名,例如盩厔改为周至、邠县改为彬县,受到群众欢迎。对浩如烟海的一般地名尚未提上议事日程。

  而且汉字之被视作生僻与否,会随着情况而变化。例如深圳的圳字,意为田边的水沟,现在是几乎无人不识了,但过去认识的人可能不会太多。解放前出版的《王云五大辞典》就未收圳字。《新华字典》说这字多在广东,但福建地名中还出现多次。又如芙蓉西塍村的“塍”,就是指田间的土埂子。

  文字改革工作之一是规范用字,包括简化字形和精简字数。但如何简化和精简,值得深入研究。记得沙、砂两字在讨论同音代替的过程中,由于两字有不同的作用而未合并。那么,在地理学上漈、磜两字虽然同为瀑布,但形态不同,需否从一,也值得研究。但总的来说,是否尽量同音代替,还是适当保留一些,也宜研究。

来源:乐清日报  编辑:章蓓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乐清网”或者“闲淡论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乐清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乐清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577-61528110 传真:0577-61523131 标注“转新媒体部”。
 热点排行
·别克全新一代君威上市发布会,新“潮”澎拜...
·留住孩子就是留住人才
·乐籍军人徐如喜荣立一等功
·林亦俊:切实做到抓经济不忘抓国防
·好的成绩用好的服务来说话
·市委议军会议暨纪念建军90周年座谈会召开 聚...
·乐清北部地区防台II级应急响应降为III级
·乐清参战老兵讲述战火硝烟的故事
 汽车·生活

BMW之悦 非凡呈现
·别克全新一代君威上市发布会,新“潮”澎拜...
·车窗开对了 30秒迅速降温 北京现代
·无惧仲夏酷暑 三叉戟踏浪勇征太平洋
 健康·教育
 
网站介绍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 网站工作人员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0 中国乐清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乐清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577-61523012
备案号:浙ICP备05000063号 广告部:0577-61600906 技术故障:0577-61523012